工人维修升降平台意外身亡责任划分引争议律师建议这么做

2024-02-08 厂房升降货梯

产品内容介绍

  2021年8月14日傍晚,在福州闽侯一家工厂内,电梯维保人员阿忠,在做维修工作时,突然发生意外,不治身亡,阿忠的家属悲痛万分,之后又与厂方关于赔偿问题起了纠纷,希望调解小组介入调解,那么事发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2021年8月14日,福州海川机械有限公司的厂房里,35岁的电梯维保人员阿忠在做维修工作时发生意外。

  留下妻儿还有一个遗腹子 家属心情悲痛意外事故的发生让阿忠家人陷入了悲痛之中,在现场,调解小组得知阿忠的家庭情况有些特殊。

  为了照顾患病的孩子,阿忠的妻子没有外出工作,阿忠的工作收入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而就在发生意外事故前,阿忠的妻子刚检查出怀上了二胎,一家人正满怀喜悦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到来,没想到不幸却突然降临。

  事件涉及三方 关系复杂那么阿忠当时为何会来到该工厂做维修工作,他和这家工厂属于何种关系呢?

  记者了解到,涉事的升降平台归属于福州海川机械有限公司,而工人阿忠原本的服务内容仅是修电梯的,他受雇于一家电梯维保公司,那么这三者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

  业主方大门紧闭 已请律师介入此事记者前往福州海川机械有限公司了解情况。但业主公司福州海川机械有限公司的办公区内大门紧闭。

  随即,记者通过电话,跟工厂方的负责人取得联系。希望其能够来到现场进行协商。

  电梯维保公司:阿忠接私活在等待工厂方的同时,调解小组也给雇佣阿忠的电梯维保公司打电话,想让他们也能够来到现场。

  电梯维保公司的负责人称,往常公司只安排阿忠修这家工厂的电梯,而不是升降平台。

  电梯维保公司:可走司法程序判定责任调解当天,电梯维保公司负责这个的人说不愿意来到调解现场。

  业主方表示全权委托律师进行协商那么升降平台到底有没有维保合同?业主方海川机械有限公司,是否私下邀请阿忠来维修呢?调解小组再次拨通了相关工作人员的电话。经过沟通,工厂方工作人员表示后续的工作已经全权委托给了律师处理,他们不便回应。

  调解小组联系当地政府协调那么双方的责任该如何认定?在对方当事人未出面的情况下,调解小组联系当地政府帮忙协调。

  家属方提出300多万元赔偿诉求事故发生,一个家庭失去了主心骨,留下了一个患病的孩子,还有一个怀孕的妻子需要照顾,他们今后的生活如何安排是亲属们最关心的。

  虽然再多的钱也换不回一条生命,但眼下也只能由协商赔偿也来弥补家属心灵的伤痛,家属方也提出了他们的赔偿要求。

  律师如果最终被认定为是雇佣合同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使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司法解释有做非常明确的界定,对被扶养人的生活费会支持,但是对被被扶养人疾病方面的治疗费用不会支持,这没有法律依据。

  工厂方律师来到调解现场关于赔偿金额,家属方表示可以再商议,调解小组认为,如今相关责任的认定是处理问题的关键,经过一个上午的沟通,工厂方的代表律师来到了调解现场。经过沟通,律师方表示不愿意出面接受采访,我们也是尊重其意见。

  双方关于劳动关系认定存分歧要对双方的责任进行划分,首先要对双方的劳动关系进行认定,在没有维保合同的情况下,阿忠来到工厂维修这部升降平台,双方形成的是哪种劳动关系呢?调解老许提出了他的看法。

  但是工厂方的律师提出了不同的看法,由于其拒绝了我们的采访,调解员老许代为转述。

  律师两者之间主要的区别在与怎么进行劳务。像雇佣,作为雇主要提供所有的工具设备,劳动条件给雇员,雇员要按照雇主的指示,指令来完场职务行为。但承揽合同就不一样了,至于怎么工作,包括工具设备,都是有承揽人自己来进行提供。按照双方约定的时间,或者是标准,要求完场即可。雇佣合同中的雇主责任更大,对于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过程中的后果,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是承揽合同的定作人,责任比较小,除了存在选任过失的责任外,其他的承揽人在工作过程中,所有的伤害后果,都有承揽人自行承担。

  对于老许提出的这个方案,工厂方律师表达了他们的最终意见,同样由老许进行了转述。

  厂方提出的30万赔偿与家属方的诉求存在比较大差距,厂方律师提出希望能够通过司法程序解决此事,调解中止。

  一个生命的离去,是无法用金钱来挽回了,调解小组希望当事双方在合理合法的框架内,坦诚沟通,缩小差距,尽快达成一致,避免悲剧造成的不良影响延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加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