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垄断80%欧美市场云霄假烟是如何覆灭的?

2024-03-25 厂房升降货梯

产品内容介绍

  云霄县总人口虽不足50万,鼎盛时期却拿下了国内95%的假烟市场,年产值达到上千亿,让人戏称“云霄烟是游走于19家中烟公司之外的第20家中烟。”

  不仅如此,云霄假烟还将生意做到海外,垄断了80%的欧美市场,经美国执法部门打击多次,也没能伤其筋骨。

  云霄盛产烟叶,从清朝开始,家家户户都靠售卖手工卷烟维持生计,慢慢的变成为当地一项传统的经济项目。

  由于销售渠道受限,再加上当时经营不善,1953年10月,云霄香烟厂停办。

  1970年,福建再次开办云霄香烟厂,先后推出闻名全省的云福、葵花等香烟品牌。

  其中,当地生产的“云福牌”香烟,还被评为福建省档次最高的烧烤型香烟,云霄香烟厂也一跃成为中国企业500强行列。

  进入上世纪90年代,由于各地纷纷上马的烟厂多而杂,全国烟草市场呈现“烟难抽、税难收”的局面,国家责成各地烟草专卖局进行整顿,关闭了大部分规模较小的烟厂,云霄烟厂也在其间。

  1998年,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工厂被龙岩卷烟厂合并,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由于烟草行业是云霄县重要的经济支柱产业和就业渠道,烟厂的消失也代表着有无数云霄人失去了工作。

  不过,云霄人也并不紧张,反而早有预料和安排,“官办”烟厂没了,正好腾出精力对正在从事的假烟事业进行了“升级”。

  因为烟草利润丰厚,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云霄假烟市场就已开始萌芽;到了上世纪90年代,更如野火燎原,几乎一半以上云霄的家庭都涉足其中。

  据网友透露,云霄一些中小学在那时不仅很少布置家庭作业,甚至还经常提前放学,为的就是让学生能回家包烟,也算当地的一个“奇观”。

  当地许多人不光对假烟的生产流程了如指掌,就连包装也能做到随手抓一把散烟,不多不少刚好就是20根……

  梳理云霄假烟的发展过程,可以大致概括为三个阶段:以次充好——移花接木——真假难分。

  最初的云霄假烟就是用简单的卷烟器将劣质的烟丝和过滤嘴包裹住,然后用胶水黏好,再包装销售,无论口感还是包装都很粗劣。

  在“老烟枪”面前,这种假烟甚至不用抽,只需放在鼻子上闻一闻就能轻松辨别。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云霄假烟开始有了变化:将高价的烟嘴嫁接到低价香烟上,冒充高档香烟进行销售。

  再后来,云霄人买来高档散烟放入定制的精致铁盒内,包装外还会醒目标注“内部”、“首长专用”等字样,以凸显香烟的高档和稀缺性。

  这样的套路还真有不少人愿意买单,比如红云红河集团生产的“大重九”,市场价大约是800元每条,云霄的假烟贩子换上铁盒装后,冒充礼盒以3000元价格对外出售,利润瞬间就翻了3倍多。

  好笑的是,即便假烟的价格贵了这么多,很多烟民却纷纷将其当作“限量版”跟风追捧,甚至一度供不应求。

  这种半真半假的云霄烟,主打的就是一个“逼格”,靠着对烟民心理的准确拿捏,云霄的烟贩们稳稳割了一波韭菜。

  不管怎么说,这些都还可以称为“假烟”,可随着大量专业方面技术工人的加入,云霄假烟已很难再用简单的“假烟”来定义。

  九十年代中期,国内假烟泛滥,为了夺回“市场”,云霄假烟产业十分舍得下本钱。

  为了与正品保持一致,云霄县每家假烟作坊都购买了与正规国有烟厂型号一样的香烟卷接机、锅炉、彩印机、轮式印刷机,而且烤烟丝、卷接、印刷、包装、各种辅料、运输等每道工序基本与正规烟厂完全一样。

  同时,这些假烟老板还以高薪从大型烟厂挖人,就是想让假烟无论口感还是外观均与正品无异。

  比如云霄假烟贩子最爱仿制的中华烟,烟贩们深知香烟开包后容易受潮、影响口感,便贴心地在每根香烟外面套了一层保护膜……这是连正品都不舍得投入的。

  云霄假烟工厂还很看重香烟的质量,挑选烟叶的时候,会主动剔除其中的粗茎。

  据说,还有一家云霄假烟厂,为了寻找三条烟丝没有装满的假烟,老板硬是从上万条香烟中找出后,重新拆开装填。

  有人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本来做的就是假烟,可老板却认真地说,“这事传出去,可不就砸了咱们饭碗吗?”

  不得不说,云霄烟贩虽然干着见不得光的事,但“职业操守”可比某些食品领域的黑心厂家强太多了。

  对于许多囊中羞涩的烟民来说,价格不到正品的一半的云霄烟,口感却更令人回味,实在是假烟中的“精品”。

  所以每当有人在网上骂云霄烟口味不佳时,总有人站出来安慰说,“兄弟,你可能买到的是假云霄烟。”

  因为这份“专业度”,云霄烟的造假技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甚至令正品看到都自叹不如,主动“拜师学艺”。

  当年玉溪刚出来时是红色包装,结果云霄当地又别出心裁推出一款蓝色包装的玉溪烟。

  直到看到市场追捧后,中华烟这才赶紧也推出了细支款香烟,从而带动了细支烟的普及。

  整个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靠着过人的“口碑”和“品质”,国内95%的假烟几乎全部被云霄县垄断,钱自然是赚翻了。

  一包售价12元左右的正品烟,生产所带来的成本可能不到3元,但算上各种税费,毛利大概在2元左右。

  可云霄假烟不仅生产所带来的成本极低,更不用交任何税,12元的烟至少能赚10元,如果是那些售价更高的烟,利润更是高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有传闻说,云霄靠假烟这样的地下产业,每年收入能达到千亿,或许这个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令人感到好笑的是,可能仿制国内正品烟对云霄人来说已达到“无敌”的程度,云霄当地居然还故意设计了一款“寂寞”牌香烟,据说销量还很不错。

  不过,云霄很快也不“寂寞”了,因为假烟不仅闯入欧美市场,还基本垄断了欧美、非洲和中东的生意,仅“万宝路”、“骆驼”两款烟就完全制霸了美国的烟草市场。

  2005年,美国执法机构在联合调查时,发现境内几乎所有的假烟都来自中国福建的云霄县。

  美国与很多欧洲国家一样,烟草行业有着高昂的税费,这也导致美国境内的香烟卖得很贵,香烟走私就有了市场。

  不知何时,云霄假烟在国际走私集团的配合下,从四面八方“扑”向美国,火爆异常。

  从来都是美国烟草在别国“攻城略地”,没想到本土却被云霄假烟“攻陷”,大量税收流失,烟草贸易也出现资金外流的尴尬局面。

  于是,美国烟草、税务联合FBI等机构展开了针对走私烟的数次打击行动,可始终没有办法根除境内的云霄假烟。

  只是面对层出不穷的制假手段,以及制假窝点遍地开花的云霄假烟,中国政府也感到很棘手。

  据统计,从1999年1月到2014年底,云霄县出动超22万人次,组织1156次大规模集中查处行动,却始终没有办法彻底端掉所有假烟窝点。

  想想看,一条假烟生产设备只需25万元,但是每天可以生产假烟2万条,其中的利润足以令任何人疯狂,并铤而走险。

  他们先是直接在自家院落制造假烟,等到被警方打击后,就偷偷搬到附近的山林或矿场内开厂造假烟。

  发展到后来,制假团伙干脆搬回家,在地下凭空挖出一个假烟工厂,村里各种各样的管道、墙面、下水道、洞口等都通过改装,就为了继续造假烟。

  还有一些造假团伙受到升降舞台启发,将房子整体改造后,通过液压技术升降地面,以达到伪装的效果。

  甚至有新闻报道云霄假烟制造团伙一边驱车赶路一边还在制造假烟,实在太“敬业”了……

  反正为了躲避警察的搜索,云霄生产假烟的场所,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

  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随国家及云霄当地对假烟窝点的持续打击,同时大力扶持枇杷、茶叶等经济农作物种植,昔日猖獗的云霄假烟终于灰飞烟灭,成为历史。

  如今,云霄县已成为国内著名的“枇杷之乡”,现在枇杷已是当地的支柱产业之一。

  或许正如一个业内人士的评价,“云霄烟很多时候,对市场的敏感度远胜正版香烟。”

  靠着这种对市场的敏感度,云霄不仅是全国有名的“枇杷之乡”,更成为闻名遐迩的“光电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