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力股份与经销商同地经营现迷局 清洁类产品或未披且高度相似

2024-02-29 华体会最新域名

  进入2014年以来,陆续有上市公司披露其2023年“成绩单”。截至2024年1月18日,沪市主板已有70多家上市公司披露业绩预告。分行业来看,制造业公司的业绩预喜家数最多,达32家。

  而将目光移至此次冲击主板的浙江中力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力股份”),其或存在一家未披露的北京分公司,该北京分公司与一家经销商同地经营,该经销商上演控制权“迷局”。此外,该经销商或涉足中力股份的“上下游”,且和另外一家经销商在各自官网展示了中力股份清洁类的产品,相比之下,中力股份或并未披露其存在扫地机、洗地机的收入。

  然而,中力股份的一家授权经销商,或与其北京分公司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且中力股份并未披露该分公司。

  据公开地图软件信息,浙江中力电动叉车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力股份北京分公司”),位于北京市通州区马驹桥景盛南四街甲13号联东U谷东区2D一层,联系方式为18*******66。

  通过现场图片显而易见,该地址显示为中力股份的“北京展示厅”及“北京分公司”。公司门口的展示墙上印有“中力电动叉车”、“浙江中力北京分公司”、“搬运绿色,提升未来”以及“阿母工业”的字样。

  据中力股份签署日为2023年12月27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签署于2023年12月27日的招股书”),中力股份未披露上述分公司。针对境内经销业务,中力股份主要依托阿母工业网站作为市场推广、销售订单下达、产品展示的平台。

  然而,《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通过地图软件检索发现,中力股份存在一家北京分公司。

  据地图软件公开信息,中力股份北京分公司所在位置,同时存在一家名为北京霍德威尔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霍德威尔”)的企业。在该建筑物的门口牌匾上,一边挂着“浙江中力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展示厅”的牌子,一边挂着霍德威尔的牌子。

  在霍德威尔的牌子上印有“叉车销售”、“租赁”、“轮胎装压”等字样。而左右两个牌子上均印有“EP中力”的字样。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及公开信息,霍德威尔成立于2008年11月25日,法定代表人为马英焕。

  截至查询日2024年1月15日,马英焕、梁越敏的持股占比分别是55.56%、44.44%,同时,马英焕担任霍德威尔执行董事、经理,梁越敏担任霍德威尔监事。

  变更记录显示,2013年3月29日,霍德威尔的营业范围由销售定型包装食品(含乳冷食品),销售针纺织品、建材、五金交电、文具用品、金属材料、电子科技类产品、日用品等,变更为销售针纺织品、建材、五金交电、文具用品、金属材料、电子科技类产品、日用品、机械设备、汽车配件等。

  据公开信息,2013-2016年,霍德威尔的从业人数分别为4人、3人、6人、3人。2017-2022年,霍德威尔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人、1人、2人、2人、1人、1人。

  1.3 霍德威尔官网曾称位于中力股份北京分公司,主营中力及德国“永恒力”电动叉车

  通过网页回溯域名为“的网站(以下简称“霍德威尔历史官网”)曾于2021年12月15日发布的内容显示,首页展示“中力电动叉车”的字样。

  据霍德威尔历史官网的“公司简介”部分,霍德威尔于北京市通州区马驹桥金桥产业基地联东U谷东区,设有电动叉车4S展厅和上千平米库房,是一家经营新能源叉车、电动叉车、电动堆高车、电动搬运车、叉车租赁、配件等仓储物流设备的销售、维修以及为物料仓储设计于一体的企业,是北京市叉车行业商会理事单位,浙江中力电动叉车北京地区授权代理商,德国永恒力电动叉车北京授权经销商。联系电线。地址为北京市通州区马驹桥镇联东U谷东区2D 幢一层(中力电动叉车北京分公司)。

  不仅如此,回溯霍德威尔历史官网显示,霍德威尔主营中力、永恒力电动叉车、电动搬运车、电动堆高车等物流搬运设备及配件;电动叉车租赁,拥有近百台租赁设备,拥有服务团队,其中维修工程师15名,同时经营前进、朝阳、正新等叉车轮胎、实心轮胎。

  此外,霍德威尔拥有完善的销售服务网点,提供整车与配件供应、维修保养、叉车技术咨询及物料仓储设备,同时我们还提供以旧换新、叉车租赁等业务,为广大新老客户提供方位、多元化的更好的服务。

  同时,霍德威尔拥有一支有效的服务团队,经过12年的发展,已在通州、亦庄、顺义、房山等设立销售网点。

  也就是说,至少截至2021年末,霍德威尔官网仍宣称主营中力股份以及德国永恒力的电动叉车。同时霍德威尔还具备15名维修工程师,能够给大家提供叉车租赁、维修、咨询等配套业务。而前文提到,历年来霍德威尔从业人数或社保人数屈指可数,这与霍德威尔官网宣称的15名维修工程师的情况是不是真的存在“出入”?进一步而言,霍德威尔上述15名维修工程师,又是否“来自”中力股份?存疑待解。

  据霍德威尔官网回溯内容,其“基本的产品-叉车展示”部分显示,霍德威尔拥有七类叉车产品或服务,分别为“电动搬运车”、“电动平衡重式叉车”、“电动堆高车”、“叉车配件”、“叉车维修”、“扫地机”、“洗地机”。

  其中,霍德威尔“电动搬运车”共有三款,分别为中力踏板式电动搬运车MAX系列、中力小金刚第一代2系MINI系列、中力大金刚MINI系列。

  显然,上述叉车产品无论是从产品的名字,亦或是产品的配图,均能看出系中力股份的产品。

  此外,霍德威尔“电动平衡重式叉车”共有8款,分别为油改电叉车、四支点平衡重电动叉车MAX-5系列、四支点锂电池平衡重叉车小金刚、四支点电动叉车锂电壹号cpd1、四支点电动叉车锂电壹号CPD3、双驱四支点电动叉车MAX-8系列等。

  同样地,通过车身印有的Logo不难得知,上述8款电动平衡重式叉车,或均系中力股份的产品。

  此外,霍德威尔“电动堆高车”共有3款,分别为中力钢铁侠19款、平衡重电子转向堆高车MAX系列、门架前移式电动堆高车MAX前移。

  可见,霍德威尔历史官网曾展示的叉车产品中的“电动搬运车”、“电动平衡重式叉车”、“电动堆高车”,或均系中力股份的产品,并无德国永恒力品牌的“影子”。

  值得一提的是,“叉车配件”、“叉车维修”等产品或服务,部分产品的配图带有中力股份的商标或品牌名。

  此外,在霍德威尔历史官网“授权书”栏目中,霍德威尔仅展示了来自中力股份的授权经销商证书,并无永恒力电动叉车的授权书。且叉车交付、展厅展示等栏目中,或仅能看到中力股份产品的“身影”。

  前文提到,霍德威尔官网披露的企业联系方式中,包括手机号13*******71。

  截至查询日2024年1月15日,13*******71的微信用户为梁*敏(北京中力电动叉车&前进轮胎)。

  通过对比显而易见,该用户即为霍德威尔的股东、监事梁越敏。而通过其微信备注“北京中力电动叉车”可知,梁越敏或任职于中力股份北京分公司。

  据签署于2023年12月27日的招股书,中力股份建立了以集团为核心,内销外销共发展,销售服务、经销直销、线上线下相结合的销售体系,销售网络遍布全球。在国内市场,中力股份拥有数百家授权代理商,并在全国各个销售大区设立了多个售后服务网点。

  但在签署于2023年12月27日的招股书等文件中,中力股份或均对霍德威尔以及北京分公司“只字未提”。

  在此情况下,霍德威尔与中力股份同地经营,是否与中力股份存在经营混淆的嫌疑?

  1.6 永恒力集团是中力股份竞争对手,霍德威尔或同时代理中力股份与永恒力集团的产品

  据签署于2023年12月27日的招股书,发达国家叉车行业起步较早,目前以高端产品和品牌经营为主,且行业集中度较高,品牌格局较为稳定,有突出贡献的公司凭借资源优势积极并购扩张,目前丰田自动织机株式会社、凯傲集团、永恒力集团等有突出贡献的公司占据叉车行业的主要市场占有率。行业内主要企业中,中力股份的国际竞争对手包括永恒力集团。

  也就是说,若霍德威尔系中力股份的授权经销商,则霍德威尔或同时销售中力股份及其竞争对手产品的情形。

  而据中国法学会公开信息,企业能设立分公司。设立分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

  分公司是由总公司依法设立的,分公司的主体业务活动完全由总公司决定,分公司一般是以总公司的名义并根据它的委托来进行业务活动的。并且,分公司没有自己独立的财产,分公司的所有资产全部属于总公司。分公司与总公司在经济是统一核算,其实际占有和使用的财产是总公司财产的一部分,列入总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

  基于上述情形,此番上市背后,中力股份未披露其北京分公司背后,该分公司不仅与经销商霍德威尔同地经营,且后者官网披露的联系方式背后的用户备注指向中力股份叉车产品。至此,经销商霍德威尔上演控制权迷局,中力股份与该经销商的交易该如何核算?存疑待解。

  值得关注的是,霍德威尔官网曾展示中力股份的扫地机及洗地机产品,且另有一家公司官网亦展示“中力清洁”板块的内容。而关于中力股份的清洁类产品,或难寻踪迹。

  2.1 霍德威尔官网曾展示扫地机和洗地机两类产品,型号前缀是ZL或系中力简写

  前文提到,霍德威尔历史官网的产品展示中,还包括“扫地机”、“洗地机”两款产品。

  其中,霍德威尔共拥有9款扫地机产品,包括“ZL-J1100”、“ZL-J1300”、“ZL-J1400”等。

  且霍德威尔历史官网显示,霍德威尔拥有7款洗地机产品,包括“ZL-X530”、“ZL-X550”、“ZL-X550A”等。

  而通过产品图例和产品型号的前缀“ZL”显而易见,上述9款扫地机及7款洗地机产品贴的系中力股份的logo。

  2.2 中力股份未披露扫地机和洗地机的详细情况,曾因客户的真实需求采购相关产品

  据签署于2023年12月27日的招股书,中力股份的基本的产品包括电动叉车和内燃叉车,其中电动叉车包括电动平衡重乘驾式叉车(Class I)、电动乘驾式仓储叉车(Class II)和电动步行式仓储叉车(Class III),内燃叉车即内燃平衡重式叉车(Class V)。

  同时,2023年1-6月,中力股份主要经营业务构成中,电动叉车、内燃叉车、零部件、其他的销售金额占比分别为77.36%、8.84%、10.82%、2.98%。该主要经营业务收入的其他,尚未披露主营业务中的另外的收入是哪些事项的收入。

  同时,翻阅签署于2023年12月27日的招股书,关于扫地机,仅有一处信息。

  据签署于2023年12月27日的招股书,在关联采购方面,2020年度、2021年度和2022年,中力股份应客户的真实需求委托杭州旭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力智能”)采购扫地机、牵引车等相关这类的产品,该等产品交易价格以市场行情报价协商确定,具有公允性。2022 年下半年,中力股份已停止委托旭力智能进行扫地机、牵引车等相关这类的产品的采购。旭力智能是中力股份的关联方。

  据中力股份官网“中力产品”部分,截至查询日2024年1月11日,中力股份共拥有11类产品,包括电动叉车、前移式叉车、电动拣选车、电动搬运车、电动堆高车、电动牵引车、防爆叉车等。其中并无洗地机、扫地机。

  值得一提的是,中力股份的“阿母平台”中,亦无扫地机或洗地机产品的“身影”。

  据出具日为2023年9月26日的《关于浙江中力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沪市主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问询回复”),报告期内,即2020-2022年及2023年1-6月,中力股份向与杭州红点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同一控制下的浙江艺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艺红”)采购扫地机、洗地机,采购金额分别为 37.18 万元、68.80 万元、82.01万元和 12.25万元,金额较小。

  其中,浙江艺红的主体业务为扫地机、洗地机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扫地机与洗地机也属于移动机械设备。中力股份部分客户有该需求,故向其采购后销售给对应客户。

  此外,报告期内,针对经销客户,中力股份主要依托阿母网站及其微信小程序“阿母工业平台”(以下简称“阿母平台”)对境内经销商进行管理。

  可见,2021年中力股份的经销商霍德威尔销售带有中力股份logo的扫地机与拖地机,是否意味着,彼时中力股份具备扫地机、洗地机产品?而包括2021年的报告期内,中力股份并未披露其存在扫地机、洗地机的收入,个中是停产了还是产品来源于采购所得?

  2.3 至今经销商欧驰智能官网亦展示“中力清洁”产品,中力股份招股书对清洁板块未提及

  据欧驰智能搬运(杭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驰智能”)官网,欧驰智能为中力股份叉车授权经销商。截至查询日2024年1月15日,欧驰智能在官网首页展示了名为“中力清洁EP-CLEANING”的板块。

  但中力股份签署于2023年12月27日的招股书中,未披露关于“中力清洁”或“清洁”产品的相关信息,且“cleaning”涉及的内容系境外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中,提及“floor cleaning machines”。

  至此显而易见,经销商霍德威尔历史官网、经销商欧驰智能官网均展示中力股份扫地机和洗地机两类产品。

  2.4 霍德威尔2021年销售的扫地机外形,与艺红智能的两款扫地机高度相似

  据艺红智能官网及霍德威尔官网信息,截至查询日2024年1月15日,艺红智能的“S1150电动扫地机”,与霍德威尔“ZL-J1100”型号扫地机,款式高度相似,商标和产品颜色不同。

  此外,艺红智能“MS40W手推式扫地机”,与霍德威尔“ZL-S40A”型号扫地机,无论款式亦或是颜色也是高度相似,商标存在区别。

  据招股书,霍德威尔采购原材料采用定制化采购和标准化采购相结合的模式,标准化采购的原材料包括钢材、轮胎、其他标准零部件等。

  且中力股份北京分公司的联系方式为18*******66。截至查询日2024年1月15日,上述手机号对应的微信用户名为“梁*志《工业轮胎&叉车&工程轮胎》”,地区为北京朝阳。

  需要指出的是,该用户的微信头像印有“前进工程工业轮胎”、“兴源工程轮胎”、“巨泰实心轮胎”,以及“工业胎基地”等字样。

  该情形是否意味着,中力股份北京分公司与霍德威尔从事叉车轮胎业务?倘若是,霍德威尔作为中力股份经销商的同时,是否布局中力股份的上游?

  上述种种异象之下,中力股份的产品是不是还包括清洁类产品及轮胎?倘若没有,为何经销商现相似的产品?而招股书并未披露中力股份关于清洁类产品的详细情况,此情形是否为了突出主营业务?而另一方面,中力股份是否通过“隐于表外”的经销商实现采购和销售的?至此,关于经销商霍德威尔的控制权,再度上演信披“迷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