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猫星球投机情绪价值

2024-02-01 华体会最新域名

  她今年31岁,从美国名校毕业回国,目前裸辞,被两家公司拖欠薪水,还背着债,她是学霸猫星球的忠实成员。

  学霸猫,真名俞立颖,多年来在知识星球平台上运营付费社群,目前星球有3200多位星友,入球一年的费用为2999元。与星球相伴的是学霸猫的付费课程,聚焦身心灵领域,讲解财富观、爱情观、人际关系。

  9月,一篇题为《加入灵修后,他们从裸辞到负债百万》的报道,让不少人关注到这一星球。在这里倡导“钱越花越有”,有星友连续几月不工作,依靠发帖获得其他星友的经济资助。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梳理学霸猫的文字、采访多名星球内外或笃信、或怀疑、或批评的人后发现,学霸猫输出的观念体系、关键词跟着社会情绪而变化;加入星球的人以女性居多,大多缺乏来自社会和家庭的、最小单位的支持,她们会在此地寻求共鸣与鼓励,与星球外身处困境的人心态相似,不愿错过任何一双援手,却可能被卷入一个真假难辨的漩涡里。

  学霸猫曾给星球起名为“学霸猫·霍格沃茨凡学贵妇分校”,这里流行“贵妇哲学”,追求“美满富裕婚”,私下流传着《日本贵妇教你75天嫁入豪门》的电子书。

  学霸猫在自己的公众号中写道,“当你去买女人味儿很足的、高级、精致的奢侈品的时候……你必定会因为这个自我的感受,确认,而获得幸运与支持。”

  星球里有叫“掏学”的财富游戏,按学霸猫的讲法,即掏出金钱、换成感觉。她曾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发文写了“掏学”故事,那次学霸猫的线个同学,课后,她说“请人吃饭是开财运的,会变有钱”,抽中了一个97年和一个99年的同学请客,那顿饭吃了鮰鱼肚、东星斑、金钩翅等名贵菜品。

  她在文中说,“原来认为自身……哪有资格,在这样的地方,请这么多人吃饭……原来已能了。我是已经‘有’的了。”

  财力不足的人却被鼓励大额消费,这引来了外界洪水般的批评。但星球对身处其中的人仍保持着吸引力。

  有人已和父母切割关系,删了微信,有人踏入星球前已有负债……星球像是“包容”他们的新家园,大家总给予别人正面反馈。有人打趣“不管你发什么,总有学霸猫为你点赞”。

  她小时候喜欢写些比喻句,父母觉得“在写什么鬼东西”,自认为写出好内容时,母亲却怀疑“这真的是你写的吗,抄的吧”。和父母表达受挫或不开心时,父母容易将对话导向说教,“你有什么样的问题,你应该怎么样”。

  但是在星球里,有人觉得她写的内容好,会给她打赏。最多的一次有人打了2000元。

  有次她说自己被人评价温柔,学霸猫将帖子“加精华”并回复,一个温柔的人多好呀。于悦说,“你会感受到自己是被看见的。”

  在星球里待过一年的王芳自述成长于一个要强的家庭中,有段时间,她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是骂自己,感觉自己昨天这个事、那个事没做好。

  她常常感受不到来自家庭的“兜底”,若创业失败,家人只会希望她赶紧嫁人。她有个弟弟,当弟弟遇到困难,父母会把钱拿出来帮他。

  “你遇到挫折,去找身心灵,别人告诉你,你没有错,我们都爱你。社会告诉你,你要坚强,遇到挫折没啥。你说你会去哪个?”王芳说。

  李茹认识学霸猫已有9年。早在2014年,她在读大学,看到知乎上学霸猫的发言,就关注了对方。

  李茹是浙江人,在她自己的叙述中,她本科读的是一所排名靠后的985高校,高考让父母失望了,她有种十几年书白读了的感觉。

  而学霸猫是浙江大学社会学专业的高材生,她说的内容让李茹看到一种轻松成功和自由快乐的状态,学霸猫在《学霸如何高效学习》一文中写道,“学习不是摊开书本,不是5点起床背单词,也不是奋笔疾书。有关学习的一切,都应该且只应该发生在你的大脑里。”

  李茹说,“在大学的时候我比较压抑,好好读书出国是我唯一的目标。”本科毕业后,她前往一所美国名校留学。与此同时,学霸猫已迈出象牙塔,去云南的农村中学支教,而后踏上创业之路。

  在一篇《走近90后创业者》的采访文章中,学霸猫说自己从小到大印象最深刻的是汶川大地震。她曾记录下往事对自己的影响,“的确,在那么一段日子里,我把所有的今天,都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天来生活”,“ 我们只可以学会去抓住所有稍纵即逝的美好。”

  2015年,由俞立颖担任法人的广州元本软件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轻松冥想”公众号开始发文。

  迈入社会让俞立颖困惑,她在2015年末写道,在这一年中一半的时间处在剧烈痛苦中,不断问自己,你想去哪里,你到底想做什么。“然而,我没有答案。人很痛苦的时候,要一直摄入平息痛苦的安慰剂,去吃,去买,去玩,短暂的多巴胺能让人忘记被煎熬的感受。”

  在一段彷徨的心路自白后,她转向“你必须上阵,必须战死于沙场,必须寻求到使命和意义。否则,我心将永远无法安宁。即使一个人,也必须上路啊。”

  从免费冥想到冥想微课、“幸福冥想家”会员、“心灵好书为你精读”栏目,创立学霸猫的知识星球,俞立颖一步步扩大自己的商业版图。

  处于知识付费初创期的学霸猫没有设置太高的学费门槛。一位曾加入过BVM社群(注:Best Version Me计划,是学霸猫在2015年10月发起的学习型成长社群)的网友说,那时学霸猫的课是直播加录播配合,如果是学生身份,可以给学霸猫写邮件,请求减免学费。

  2017年,学霸猫做了一个为期一年的“小密圈”(注:知识星球的曾用名),加入价格为199元,主要解读东西方哲学的经典,从《道德经》到尼采;分享自己的实际修行体悟,包括冥想练习、辟谷、太极。

  2018年,学霸猫开启了自己的系列课程,在三个月的时间内解读《能断金刚》、《有钱人和你想的不一样》、《与神对话》、《当下的力量》、《宇宙之爱》、《灵魂占星》,在其中介绍“生命游戏攻略”、“生活仅仅是创造自我的旅程”、“面对痛苦和恐惧——保持意识和观察者的角色”。

  当年年末,俞立颖说自己忽然读懂了《零极限》到底在讲什么,第二季的课程以《零极限》系列为主,费用涨到999元/年。

  她所说的《零极限》介绍了修蓝博士的“清理”方法,通过默念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减少不积极的情绪对自己的困扰。1984年,夏威夷治疗师修蓝以三年时间,用这种“清理”方式治愈了夏威夷州立医院的精神障碍罪犯,没有实施任何临床咨询或药物医治。但他的方法和高价课程在国外也受到争议。

  李茹回国后,去了一家民企工作,结果此公司拖欠她的工资,她就会默念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李茹记得,学霸猫在课堂上说,“你每天有口饭吃,就应该觉得很开心”,李茹心想,三个月没发工资不是什么事,天又没塌下来。

  接受采访时,李茹处于裸辞阶段。她没和父母讲自己的工作变动,因为明白他们接受不了。她每天到了上班的时间就去图书馆、公园,避免和父母产生争吵,“吵起来我妈肯定会爆炸”。

  母亲的教育和控制过去常让她感到不适。李茹自小学低年级开始学打羽毛球,一路坚持到初中,先是母亲教,“都得听她的,如果没如她所愿地接到球,会受到斥责。即使我中途不想打球,妈妈会强迫我坚持到底。”李茹感到难受和害怕。后来找教练教,母亲会在旁边评判,情绪激烈地说“注意你的姿势!往这边打”。羽毛球的上课过程让她感觉像服刑,以至于“现在我都很少打球”。

  另一方面,被动、紧缩、打压的状态长期弥漫在李茹生活的方方面面。家人说她“长得也不是很漂亮”。妈妈说“你又不是学金融的,为什么想做银行的工作?”。李茹从小不自信,“不知道为啥那么差劲”。

  而学霸猫提供的星球恰如一个安全区,她可以在此“离开”精神危机,尽管“清理”只是暂时的。

  在前星友王芳眼里,其他领域的消费或许是精打细算的,但在身心灵领域,寻求解法的人们未解决自己精神上的痛苦,愿意付出高价。无论是找“高僧”或是做其他疗愈,单价不菲,但这一些内容没有售后,“一旦顾客付出了那么多钱,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澎湃新闻通过词频分析学霸猫在轻松冥想公众号内发表的文章,发现学霸猫于2019年到2020年期间常提的是“问题”、“事情”、“知道”、“开始”。2021到2022年期间常提的是“能量”、“生活”、“自然”、“人生”。“能量”一词从外围走到中心,现实的问题被搁置在一边。

  2020到2021年,学霸猫讲授奇迹课程,课程包括面对人生的关卡,诸如失业、不顺、负债;亲密关系的清理:放过最深的痛和最大的快乐,重新成为我自己;不再“努力工作”,而是让自己会变得透明发光;当我们感受不到爱的时候,应该做什么等内容。

  前星友赵子岚提到,当学生被抛入社会时,许多人生问题缠绕着他们。在自己社会经验不足时,会渴望有人和自己说说,在社会里如何能走得好。

  她是2021年接触学霸猫的,当时正处于辞职过渡期间,此前是网络公司的产品经理,工作所承受的压力很大。

  辞职之后,若是在朋友圈里说自己去哪玩了,她怕引来亲朋好友沉重的关心。她选择在一个全是陌生人的星球说说心里话,有人安慰、鼓励、支持。

  2021年,学霸猫经由一期播放量达26.5万的播客为人所知,播客里,她这样介绍自己:“大家好,我是除了美貌一无所有的学霸猫”,她介绍零极限,并在结尾总结,“人生就是一个爱的无限拓展、无限接收、无限给予的游戏。”

  听到这期播客时,王文茜本科刚毕业,父母和男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但她忧心父母的身体,纠结与男友的相处,学霸猫星球成了她的情绪出口——在这里看到大家松弛的生活态度,仿佛自己遇到的问题也“很轻很轻”了。

  她知道,母亲也曾有类似的处境。母亲的朋友基本只有父亲,但他工作繁忙。母亲参加过市面上的正念训练营、非暴力沟通课程,王文茜觉得“都只是换了名字的学霸猫”。

  学霸猫星球让她感觉,能在这得到一个幸福美满世界的泡泡,喝西芹汁、阅读,模仿着大家所做的好像就能更幸福,“是轻松能够获得的,不用苦修”。

  于悦也被这期播客打动了。她是一名视觉设计师,听播客的那一段时间,她的生活是上下班两点一线,她正觉得工作缺乏想象和发挥空间。被人否定带来压力,但即使获得认可,她也会自我怀疑。

  学霸猫星球和日本泡沫经济时期兴起的自我启发学习班颇有相类似的地方。在记者斋藤茂南的记录下,“我从其他参加者口中也听说过类似的感想——自从参加过活动之后,体会了温柔的情感,在邂逅了自己之后能够爱上自己了,自己也变得更可接受其他人了。也就是说,其实很多人都存在自卑心理,他们的内心被自己的刑具折磨得血流不止,还要苛责自己:为什么你这么没用!”

  不少人在进入学霸猫星球前,对身心灵及心理学领域已有涉足。有人业余研究心理学6至7年,有人算过八卦,有人接触过心理咨询。

  人生教练、芳香疗愈、西塔疗愈、舞蹈艺术疗愈……身心灵圈的工作者们也纷纷在星球内给自己发广告,招揽客户。王芳曾花了13000元上网课学习,获得了疗愈师证书,她想过以此赚钱,但对做直接影响其他人身心的工作没有太大自信,最终没做。

  之前她进过一个看面相的星球,星主说自己“只是指向月亮的手,不是真理本身,你们得自己去探索真理”,这一星主会避免星友的造神。相较而言,王芳说,学霸猫一直充满爱与美,像光明的化身,不会展现自己的脆弱。

  心理咨询师史秀雄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中表示,“一些导师会创造依赖性,强调学员要一直相信。如果没有产生让人满意的效果,是因为你不够虔诚,不够相信。这个话术创造的依赖性,不经意间也开启了剥削的可能性。”

  2021年之后,学霸猫在财富问题上的讨论变多,在一篇《宇宙法则:打压自己就收缩,给爱就无限扩张》中写道:没有一点人,会因为花钱太多,收入减少,负债增加,而变得贫穷。没有。大的企业通常都有负债,这些负债反而帮助它们发展得更好。

  她没提及的是,大企业获得的贷款来源于自身资产的信用抵押,用于扩大经营,而不是漫无目的地扩张消费。

  以前,李茹不敢放手花钱,长期节省,夏日,自家一般要到下午能开空调。后来走向“丰盛”、“富贵”之路,她自认为是对父母的反叛。

  小时候,看到男生玩游戏机,她也想拥有,被父母拒绝了,说没意义且贵。从小到大,父母会互相抱怨钱不够多,家里也有投资亏钱的经历,他们会为此争吵。到了大学,她发现男生玩单反、买贵的耳机,在当时的她看来遥不可及。现在,她买了一台5万元的徕卡相机,弥补了儿时的遗憾。

  最开始接触学霸猫说的财富观时,李茹感到困惑,但后来她将这一转变合理化了,说“贵的东西买多了就过来了”。按照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费斯汀格提出的认知不协调理论,人能够最终靠改变行为的方式来协调认知。

  去年年初,李茹买了一个过万元的名牌包,线下消费时激动又害怕,买完感觉自己完成了一件“伟大的事情”。尽管包的使用率不高,李茹觉得自身有所突破,“以前觉得奢侈品只是有钱人的东西,看都不敢看一眼,但其实也能拥有它。”

  奢侈品对李茹的吸引在于,“不花钱,就没有感觉。我得付出一点东西,才能让自己记住。”

  同时,她前男友喜欢收藏手表,这让她觉得买奢侈品包不算什么。她有个老朋友是富二代,她希望再见面的时候自己的装扮不要太寒碜。

  小半年来,李茹负债达20万元,这中间还包括贷款借给朋友的7万。她害怕父母发现此事,其间父亲让她帮忙买保险,李茹甚至负债出了钱。

  于悦回溯自己的经历、观察星球里强调消费的朋友们,感觉购买超过自己能力范围外的东西时,人本身有一种更大的需求和渴望,需要外在的东西来填补自己心中的缺失。

  “扩张”氛围风靡时,2021年11月,学霸猫将星球的音频课涨了十倍的价格,从999涨到9999元,还说“涨价是一种魔法,一种令所有人快乐的魔法!”有学员为此高兴,觉得投资升值了。

  在星球内,消费更像一种被灌输的集体意识、被创造的需求。星球里,体验的概念常被提及。赵子岚记得自己去买奢侈品包后,觉得不过如此,星球里的人说,你如果不买这个包,永远都体验不到不过如此的感觉。

  在赵子岚的了解中,学霸猫本人并不购入超过她财力外的物品。她富裕的钱不是“扩张”消费得来的,而是她卖课、开社群得来的,她自己没有提前消费,却会鼓励星友大额消费。

  曾有一位和俞立颖一起翻译过书的女性加入星球,她在一条帖子里提到,星球里流行的安东尼饮食法可能会伤害身体,有星友评论:你是我(们)的妈吗?她的另一条发帖里问大家都在说的一本书真的存在吗,星友模仿她的语气回复:学霸猫这个人值得相信吗。

  按照前星友王芳的说法,在星球里有异见的人会慢慢离开星球,很少直接在里面表达反对。

  2023轻松冥想公众号内学霸猫文章,截至11月14日的词云制图:吕月双、徐安童

  《加入灵修后,他们从裸辞到负债百万》这篇报道被评价采访得太片面了,“星球里有其他负债的人,怎么不采他们”。

  澎湃新闻记者找到一个自称是星球里负债最多的人,她在星球里发帖称加微信收费2000元,采访收费10000元/小时。

  横亘在学霸猫星球和外界之间的一个点在于,美好泡泡真的可持续吗?浙江大学应用心理学博士、心理咨询师陈海贤认识学霸猫,他曾撰文表达自己的想法:“人存在于现实中。所以心理学是需要帮助人处理现实的。面对现实,就是一种重要的心理能力。我太知道人是多么有能力,去虚构一个别处的世界,来逃避现实的难题了。”

  他解读道,学霸猫“不认真”的生活理念对那些被头脑中的“我应该”压得太重的人,有解放的意义。

  星友们在此感受到的情绪抚慰、被看见的感觉是真实的。但透支的账单、跟外界的隔阂也是真实的。

  李茹说这些年多数朋友是星友,因为总在聊身心灵,和其他人不容易聊。赵子岚说,星友有一套系统的语言,如果加他们微信,能发现他们朋友圈都很类似,每天岁月静好。

  一位自称加入了星球2年的网友在社会化媒体上说,看到星球里一个女孩因扩张负债几十万,到自己丢了工作,精神出了问题,她多次在星球求救,但学霸猫视而不见,当时就果断退出了。

  针对扩张消费,陈海贤认为,如果学霸猫坚持自己的理念,而忽略星球内因消费负债的人的痛苦,那她所践行的“不认真”,会变成“对那些受自己影响却遭遇痛苦的人的冷漠”。如果她觉得这些人遭遇这些痛苦,是因为她们自己没有践行丰盛法则到底,这不怪她,“那这就不只是冷漠了。这就是”。

  他所谓的,“就为了理念的自洽而拒绝去看到现实,不仅不去看到他人的痛苦,还把他人的痛苦看作是违背教义。”

  澎湃新闻记者向俞立颖发起了两次采访邀约,未能收到回复。11月8日,她在微博上写:“本年度一切线上,线下活动暂停。出去玩了。拜拜。”

  在一期播客中,俞立颖自称:“我的角色永远是那个提供作业(给同学抄)的学霸同学。”

  王芳眼中的学霸猫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她觉得学霸猫提供了精神产品,她的运营模式有她的创新,她的品牌也能占据用户的心智,从而变现。

  而在赵子岚看来,学霸猫的运作方式像网红,她是一个想赚钱的心灵博主,在身心灵的外衣下赤裸裸地写着钱,她的财富观对人有误导。她觉得学霸猫抓住了时代的风口,她的内容在疫情几年里,人们感受到精神脆弱的时候,有不少受众。

  王文茜在硕士毕业后,开始了自己的996工作生活,发现星球里自洽的体系和真实的生活非常割裂。当她在工作中遇到困难,直接处理问题比默念“清理”的四句话有用。

  她发现,当自己永远心存感激的时候,会分不清感激和懦弱的区别,无法反抗不公;对外部世界不屑一顾,容易让自己滑向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而赵子岚也早已离开星球,她觉得,对学霸猫内容的探讨,正是很多人真正独立思考的开始,有的人说她是骗子,有的人说她有大爱。但重要的是,一个人听了这些声音后,如何构建自己的生活。